影视圈的寒冬来了,二三线艺人无戏可拍,70%演员沦为打工仔

《演员请就位》的尴尬

当霸占数年偶像剧男主,演绎无数霸道总裁的明道出现在《演员请就位》的舞台上时,相信所有收看这个节目的观众都会大吃一惊。而当他无奈而略显尴尬地表示,节目中被四位导师一致推崇的《破冰行动》的片段表演,是他今年演的第一场戏时,在场的其他演员纷纷流露出理解和感同身受。

2019年一整年没有戏可拍?令人匪夷所思,在16年时明道还和颖儿合作了《最好的遇见》,该剧还在18年上星山东卫视频道播出,所以大家并未感觉明道离开太久。

而紧接着阿娇、于小彤、包文婧、沈梦辰、杨迪、金靖、鄂靖文这些已经在娱乐圈闯出一片天地的艺人都纷纷来到了现场却真的说明了一些问题。

正如片中采访于小彤的一席话,“最近不是挺难的吗?工作少了,就想过来学习一下,我本来戏都这么少了。”

大家其实都明白,影视剧是一个合适的剧本、一个靠谱的团队和一群档期一致的演员几个月用心炖煮出来的一桌大菜。综艺也不外如是,但是什么环境让几十位新晋演员、演技实力派和曾经的偶像艺人拥有了同样空闲的档期,甚至连堪称中国影视导演中坚力量的李少红和陈凯歌都聚在了一起,花数个月时间打磨出一款综艺。

于小彤话中那个遮遮掩掩的“难”到底是个啥?

凛冬将至

就在2017年,有自称业内知情人士的网友曝出,鹿晗在拍摄电视剧《择天记》时,片酬高达1.2亿。这个劲爆的消息一夜之间成了网络爆款,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快央视也报道了更多的统计结果,吴亦凡通过经纪人报价的1.2亿、杨洋的7000万、周迅的9500万、Angelbaby的8000万等,众多天价片酬刷新了吃瓜群众对明星捞钱能力的理解,但谁也没想到这波高行情即将成为演艺圈最后的盛宴。

天价片酬和崔永元曝出的某些艺人偷漏税新闻,成了影视行业遭遇全面整顿的导火索。

现在针对各大演艺公司的审计全面加强,电视剧、电影等演艺活动的立项必须以文本形式上报,得到监管部门批准后才可以开工,严禁过去那种未批先拍,或边报边拍的情况。

在全面加强监管和限薪令的双重压力下,由于资本回报时间拖得越来越久大量民间资本开始撤离,原本在霍尔果斯市门庭若市的各种影视公司开始出现倒闭潮。

过去几年,在明星片酬一路高歌猛进的时代,影视私募基金投资机构以每年成百上千的数量在增加,无数热钱涌进了这片遍地黄金的热土。连一些并非专门做影视投资的投资机构也开始涉足影视公司股权和项目投资。而今年,明显感觉大势不对的私募基金都表示暂时没有进入影视领域投资。

于是,演员们纷纷在媒体面前和各种公开场合喊话导演,迪丽热巴坦言自己已经休息了四个月,并甜笑着通知导演们:我有空。海清更是在颁奖礼上呼吁导演多考虑考虑中年女演员。但是导演们也想说一句臣妾做不到哇,没有投资,陈凯歌、李少红也得在导师席坐着,赵薇和郭敬明也得跟随节目组的要求上演互怼戏码,说到底他们在这个节目中也是演员。

娱乐资源还有吗?

经过近十年的野蛮发展,中国影视公司的数量最多时达到了2万余家,一家每年投资一部戏,这个数量就庞大到全国观众一辈子都看不完的程度,因此其中有多少滥竽充数、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就昭然若揭了。

随着大量影视公司的倒闭,娱乐产业必然会经历一番大浪淘沙的过程,资源不是没有了,而是更加的向头部集中。

流量资源会更集中地流向高曝光度的流量明星。

影视剧资源和议价权则更集中地汇集到三大网络视频平台。

与《演员请就位》中无数赋闲在家的艺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顶级流量明星们仍然片约拿到手软,忙得不亦乐乎。李现、吴亦凡、杨洋、鹿晗、杨紫、关晓彤、胡冰卿这样的顶级流量明星,2020年的档期仍然排得满满的。而细细看来,男星中除了2019年异军突起的李现以外,其他几位全都是天价片酬榜单中的名列前茅的所在。

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初步得出以下结论,限薪令和加强监管力度对一线明星虽然造成了短期收入的减少,但从长远角度上来讲,他们仍然占据了娱乐圈大部分资源,与金字塔中构成基底的普通演员甚至群演相比,收入差距没有缩小。

而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吗?居于行业腰部的二三线演员的看法应该最能体现业内的整体情况。

二三线演员的处境

上面提到了影视剧资源和议价权更集中地汇集到了三大网络视频平台,这是因为无论哪个类型的影视剧,随着移动媒体的蓬勃发展,手机和平板看剧现在是无可争议的主流。

那么,每部影视剧要想获得更多的分发和流量,与三大网络视频平台合作是必不可少的,于是作为出品方的平台可以直接参与到演员的甄选中来。

想上三大平台的戏,艺人必须与平台捆绑签约,平台会从艺人的收入中抽取不同比例的分成。比如一个有一定经验的二三线演员,平台一般会抽到四成,而剩下的钱,演员和经纪公司再去按自己的合同分成比例分配。

如果想上平台自制剧的话,条件会更苛刻一点。因为平台会主推自己旗下的艺人,主要角色都会从其中选择,外来的演员只能选择戏份相对较少的男三、女三甚至龙套角色。

现在二三线演员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窘境,从业人数没有减少的情况下,工作资源在大幅减少,行业竞争前所未有的激烈。签约方式上,二三线演员也更加缺少灵活性,进入了全员为平台打工的时代。

想着之前光鲜亮丽的他们也会被盘剥,同样身为打工者的演员和粉丝们真的需要相互体谅和爱护,为了更健康和向上的娱乐圈大环境而努力了。

a b